10 期電子報 - 房屋稅爭議 應放眼國際 採逐步提高 創造和諧三贏

無標題文件
房屋稅爭議 應放眼國際
採逐步提高 創造和諧三贏
 
自住房屋稅
財政部訂輕稅原則
 
房屋稅爭議
學者批政府濫用課稅權
 
房屋稅調漲各方攻防看法
 
陳冲:房屋稅謙卑何妨?  
陳冲:房屋稅不可增只能廢  
張金鶚:調整房屋稅 現在時機最好
 
   (點擊進入)
房屋稅爭議
應放眼國際 採逐步提高 創造和諧三贏
若有利於全民經濟 髮夾彎又何妨!
房屋稅近日引起激烈討論,繼台南市後,台北市等地掀起明年房屋稅跟漲風潮,前閣揆陳冲認為這是對房屋稅制扭曲,大聲疾呼「房屋稅宜廢、不宜增」,放任稅基稅率「不謙卑」下去,將侵蝕人民財產本體至鉅。學者甚至直言「行政機關課稅權已成為脫韁野馬!」呼籲政府機關應嚴肅看待,全面檢討房地產稅制。

我們贊成政府全面檢討房地產稅制,逐年按比例提高房地產持有稅,但似乎不宜採過於躁進的手段,重創房市,因接續必影響台灣整體經濟發展。建議可參考國際稅制來作為稅制檢討,更為週詳的思考訂定政策,建立合理稅制,兼顧健全房市、公共建設、地方財稅自主等。
 
民生社區全新整棟.售後回租
民生社區全新Service Apartment
建物面積:1,423坪,土地面積:365坪
近松山機場、文華東方酒店
企業總部、會館和商務中心、坐月子中心、健康管理中心
購入或承租皆可
 
台灣地產買賣  台灣地產租賃 國際地產
Michael 劉陳傳
 
M: 0939-555-111     T: 02-3765-5678  
 
 



2016.08.04    編輯:住邦資產管理  資料來源:經濟日報、工商時報

房屋稅爭議
應放眼國際 採逐步提高 創造和諧三贏


若有利於全民經濟 髮夾彎又何妨!
房屋稅近日引起產官學界激烈討論,繼台南市後,台北市等地掀起明年房屋稅跟漲風潮,前閣揆陳冲認為這是對房屋稅制扭曲,大聲疾呼「房屋稅宜廢、不宜增」,放任稅基稅率「不謙卑」下去,將侵蝕人民財產本體至鉅。

曾銘宗認為,房屋稅宜修不宜廢,若追溯應採逐年打折遞減方式,愈老房屋折扣愈大才合理;另北市調高地段率等對豪宅過猛過快課稅方式,已令豪宅市場急凍,「打趴市場並非政府課稅目的」,宜速檢討。學者甚至直言「行政機關課稅權已成為脫韁野馬!」呼籲政府機關應嚴肅看待,全面檢討房地產稅制。

我們贊成政府全面檢討房地產稅制,逐年按比例提高房地產持有稅,但似乎不宜採過於躁進的手段,重創房市,因接續必影響台灣整體經濟發展。

由於現行規定房屋標準單價三年重行評定一次,無法適時反映實際狀況,財政部次長蘇建榮指出,未來將縮短評定時程為兩年一次或逐年調整。8月1日財政部表示將通盤檢討自住房屋稅負合理性,預計發函給各地方政府稅捐稽徵處,要求回報房屋標準價格調整情形,是否對自住房屋造成衝擊,據財政部高層表示,自住房屋的房屋稅應以「輕稅」為原則。

建議可參考國際稅制來作為稅制檢討,當時「奢侈稅」亦是參考美國、新加坡、南韓及香港的立法例,對不動產短期交易、高額消費貨物及勞務課徵特種貨物及勞務稅,遏止短期炒作已見成效,奢侈稅即退場。

更為週詳的思考訂定政策,建立合理稅制,兼顧健全房市、公共建設、地方財稅自主等,就如美國房屋稅制透明化作法,房屋稅單會將繳納的房屋稅運用在哪些公共建設詳列出來,對於人民納稅參與國家施政更清楚,具體看出政府政策的落實,也會對稅制變化更放心,同時也讓全民更有凝聚力。


▲TOP 點擊回上方


2016.08.01    經濟日報

自住房屋稅 財政部訂輕稅原則


近來房屋稅備受批評,財政部將通盤檢討自住房屋稅負合理性,今(1)日將發函各地方政府稅捐稽徵處,要求回報房屋標準價格調整情形,是否對自住房屋造成衝擊。財政部高層表示,自住房屋的房屋稅應以「輕稅」為原則。

財政部指出,若自住房屋因為各地方政府調高房屋標準價格而使房屋稅大幅提高,將找各地方政府開會討論如何改善、補救。不過,這波財政部檢討房屋稅的標的,僅限於自住房屋,針對多屋族、囤房族,財政部堅持仍按照現行規定辦理,稅率最高3.6%。

至於房屋稅的「免稅門檻」,也就是房屋稅條例第15條規定,住家房屋現值在10萬元以下者免稅,前行政院長陳冲認為這是「房屋稅條例中比較有人性的條文」,但有25年沒動過,呼籲應檢討。財政部高層官員說,如果因為物價、房價上漲,使得10萬元的免稅門檻不合時宜,不排除一併調整。

財政部指出,將朝三方向下手,包括檢討房屋標準價格重行評定的期程、自住房屋稅負是否合理、與內政部共同推動房地稅基查估機制等。

財政部次長蘇建榮指出,現行規定房屋標準單價三年重行評定一次,無法適時反映實際狀況,未來將縮短評定時程為兩年一次或逐年調整。



▲TOP 點擊回上方


2016.08.01   工商時報

房屋稅爭議 學者批政府濫用課稅權


國內房屋稅爭議越演越烈,昨日在「台灣法學基金會」主辦的「房屋稅檢討」座談會中,包括前行政院長陳冲在內的學者專家,口徑一致砲轟房屋稅違法、違理,更已嚴重侵犯人民財產權;甚至直言「行政機關課稅權已成為脫韁野馬!」呼籲政府機關應嚴肅看待,全面檢討房地產稅制。

台灣稅法學會理事長、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葛克昌昨(30)日重炮轟擊指出,台北市房屋稅現在的問題,是「行政機關課稅權已成為脫韁野馬!」直指房屋稅課稅方式是行政機關濫用課稅權,建議立法機關應採取遵守租稅法律的積極作為。台灣法學基金會董事長謝哲勝表示,全台近年來有不少縣市跟進台北市,大幅調高房屋稅稅基,卻忘了兼顧公平。

他主張自用住宅一定基本面積,應予以一定免稅額;至於台北市標準單價是否合理?目前調整後大概是實際造價的一半,但行政機關亂加乘路段率、造成評定現值最後甚至超過實際造價。律師趙文銘炮轟,現行台北市房屋稅制,簡直是一場「大富翁」遊戲!

他指出房屋稅公式是由A評定現值、B折舊率、C路段率、D稅率這4項相乘,得出應納稅額,但現在講白一點,只有B沒有錯,其他全都錯。趙文銘分析,現行台北市標準單價大調2.6倍;路段率未減除地價因素,且符合高級住宅標準者還要加乘(1+路段率);稅率更從1.2%提高到1.2%、2.4%到3.6%,「結果這個公式一計算下來,是倍增效應!會嚇死你!」最高可能變成2、30倍。趙文銘表示,地價稅是地政局估價出來的公告地價作稅基,可是房屋稅卻是稅捐處算出來的,沒有估價專業、也沒有基礎。

實際上稅捐處官員坦誠,製定路段率的標準是先以捷運站附近劃定最高值,愈往週延再遞減,所以路段率表是完全沒有公式、沒有客觀數據、沒有減除地價的基礎,這簡直是一場「大富翁」遊戲。會計師張福源也指出,台北市調高標準單價、用(1+路段率)來加乘,是違背租稅法定主義,根本是官員矇蔽百姓。

中正大學財經系法律係教授盛子龍認為,房屋稅其實是每年都在檢討,非一次性稅負,並沒有溯及既往問題,反而是要往信賴保護原則方向討論;至於,房屋稅有無路段率重複課稅、未減除地價問題?

其實法律對重複課稅有嚴格狹隘的規定,因此應該沒有所謂絕對重複課稅的問題,反而應針對房屋稅是否造成民眾財產權「過度負擔」來討論。盛子龍主張,長遠看來,房地產持有稅應朝向房屋稅和地價稅合一的財產稅,進行不動產稅制改革。


▲TOP 點擊回上方


2016.07.18   工商時報

房屋稅調漲各方攻防看法


繼台南市後,台北市等地掀起明年房屋稅跟漲風潮,前閣揆陳冲認為這是對房屋稅制扭曲,他大聲疾呼「房屋稅宜廢、不宜增」,放任稅基稅率「不謙卑」下去,將侵蝕人民財產本體至鉅。藍委曾銘宗也說,應檢討北市過猛、過大調高房屋稅手段,否則將打趴房市。

行政院高層認為,各國皆有不動產稅制,不能輕言廢稅,否則財政劃分把餅愈做愈小。

針對台南及台北等各地紛調高房屋稅且擬追溯,引發民眾恐慌。陳冲跳出來呼籲房屋稅「不可增只能廢、不廢也要降」。陳冲表示,他主張憲法15條對人民生存權及財產權的保障,尤其對「自用住宅」,而土地稅法187條係依憲法15條才有自住房屋免稅規定。

財政部以憲法19條「政府應依法納稅」回應,陳冲說是牛頭不對馬嘴,且財政部引大法官會議369條解釋,那是20年前的事,指「當時」房屋稅條例不違憲,但也點出房屋稅與土地稅法立法的不一致,但未否定土地稅法免稅規定。

陳冲指出,他的重點不在違憲爭議,過去任院長時不主張,是因為房屋稅條例尚未修正,稅率稅基很「謙卑」,沒有太多憲法15條顧慮,勉可支持地方建設需求;但若放任各地擴大稅率稅基,明年以後各地房屋稅不斷高漲,將侵蝕人民的財產本體,且此稅不能量能課稅,僅一棟自用住宅的老人恐得拿養老金繳稅。

至於北市調高地段率,陳也認為違反房屋稅條例母法第5條需扣除地價因素的規定。

曾銘宗認為,房屋稅宜修不宜廢,因過去房屋稅收曾有過一年600億元紀錄,尋找替代財源的確不易,但他認為若追溯應採逐年打折遞減方式,愈老房屋折扣愈大才合理;另北市調高地段率等對豪宅過猛過快課稅方式,已令豪宅市場急凍,「打趴市場並非政府課稅目的」,宜速檢討。

政院高層對陳冲的倡議不以為然指出,房屋稅是地方重要稅源,冒然廢止去那裡尋找替代財源,陳冲建議以房租收入覈實課稅並不可行,也是不確定稅源。何況全世界都有不動產稅制,很多國家稅率在1%以上,我國稅基與稅率都偏低,單價標準距市價差遠,顯然不合理,只要在合理範圍內適度調高應可接受。

內政部次長花敬群表示,正與財政部聯手進行不動產稅制改革,未來房屋稅及地價稅擬整併檢討稅基及稅率,讓稅基合理化,自用以輕稅為原則,朝全國一致,以免地方加稅面臨龐大壓力;至老屋折舊率是否再加大,花敬群認為可再作研究。



▲TOP 點擊回上方


2016.07.19   聯合報   陳冲(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行政院前院長)

陳冲:房屋稅謙卑何妨?


當我聽到有人以憲法第十九條,回應我憲法第十五條的主張時,我就知道謙卑不是件容易的事。

引發房屋稅的討論,我不遺憾,因為之前許多研討會,以及不少教授的建議,都不獲重視時,「矯枉必過正」,提出廢稅的呼籲,才有大家共同關心討論的機會。

先處理比較情緒性的言論:「陳當院長時,為何不出來講話?」,其實第一天我已說明,在任時,房屋稅條例尚未修正,而稅基、稅率也相當謙卑,不構成對憲法第十五條的威脅,自然無從置喙。後來二○一四年條例修正擴大稅基、稅率的授權基礎,二○一五年起各地方政府開始積極運用此一授權時,就必須接受憲法第十五條保護人民生存權、財產權的考驗,甚至新的條文、新的子法出現,也應重新接受憲法第十九條的檢驗,而不能再以二十年前的三六九號解釋搪塞。

其次是土地法第一八七條自用住宅免稅的規定,不少人直覺的反應是「那是普通法」,應優先適用特別法的條例。我要指出,土地法在早期立法時特別針對自用住宅有所規定,是在未制憲前已有保障基本人權的憲政觀念,是極有高度的立法。其後房屋稅條例立法,其實只是一紙純「財政性」的法律,簡單的說只是立法收稅,以符合憲法第十九條的要求。

當時恐未注意到土地法第一八七條的立法高度,以及忽略該條文才是真正「自用住宅的特別法」。二○一四年的修法,既然意在平抑房價,表示房屋稅條例已進入「非財政性」的境界,換言之,具有「誘導性目的」,此時更應考慮到悲天憫人的憲法第十五條。

再由稅基來看,假設有人在銀行存款三百萬元,政府立法規定每年須繳稅三%,此人勢必抗議,因為侵蝕到財產本體。如果立法要求由存款利息中徵收所得稅,當事人就較無意見,因為既未侵蝕財產本體,又有現金流支應。同理房屋稅條例以房屋評定價值為稅基,就具有侵蝕財產本體的意味,所以應該謙卑,做到對生存權、財產權最低的侵害。目前房屋稅條例在執行上對稅基的評價是否合宜?大可公開徵求意見,以求符合「量能課稅原則」、「租稅法定原則」、及「信賴保護原則」,其中路段率觀念究竟有無牴觸母法中「扣除地價」的規定,乃至與地價稅重複課稅的爭議更應究明。

在居住正義的大纛下,有人認為提高房屋稅可以懲罰炒房,這與我在文章中一再強調「自住房屋」的說法並不衝突,因為持有超過「自住」目的之房屋(炒房),已無憲法生存權的顧慮,如稅率較高,甚至累進課徵以達到誘導性目的,誰曰不宜?

討論國家體制,其實不必情緒用事,中央有維護房市的任務、地方有財政收入的考量,多數謙卑的民眾更有憲法應予關懷的必要,兼籌並顧、共同討論才是正辦。


▲TOP 點擊回上方


2016.07.19   聯合報   陳冲(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行政院前院長)

陳冲:房屋稅不可增只能廢


台南市長宣布明年起將大幅調漲房屋稅,並要溯及民國九十年以後取得之房屋;而財政部也表示明年預計至少有十二縣市會提高房屋稅,至於話題人物台北市長也不甘寂寞,為了房屋稅偏高的責任歸屬,與前副市長隔空交火。鑑於社會上許多關鍵人物長期以來對房屋稅的誤解日益嚴重,致稅制扭曲難返,實在不得不出言呼籲。

首先,我要慎重指出,房屋稅,尤其自住房屋的房屋稅,是「違法違憲」的稅目。以往因為做為稅基的房屋評定現值偏低、稅率不高,為顧全地方財政,學者及國人都容忍該稅目的存在,但一些無知政客,挾打房民粹話題,不但推動二○一四年房屋稅條例修法,台北市又率先提高標準價格的評定方法,致去年起台北市房屋稅普遍提高,財政收入大增,引發各地政治人物心嚮往之。

人類擁有遮風蔽雨的居住所,是基本人權,也是聯合國人權宣言第廿五條及一九六六年經社人權公約所保障。我國憲法第十五條保障人民的財產權,因此原則上人民不應單純因對財產有「所有權」而被課稅。房屋,尤其是自用的房屋,彰顯安身立命的基本人權,因此我國土地法第一八七條早就規定:建築改良物為自住房屋時,免予徵稅。房屋稅條例之立法無視於憲法、聯合國宣言、人權公約乃至其他基本法律,顯然違法違憲,如謂應予廢止,亦不為過。

倘因房屋稅係地方財政收入,為地方建設需要,而勉強接受對房屋的持有狀態課稅,則為避免侵蝕財產的本體,對於稅基、稅率就應採取「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態度。學者均了解,現行房屋稅條例第三條以房屋價值為稅基是錯誤的做法,因為在學理上,購屋者只是「一次預付房屋的全部租金」,並不代表身為屋主就有較強的租稅負擔能力,何況所得稅法第十七條對分次支付的租金可於所得中予以扣除,卻對一次支付的租金課稅,豈有道理?因此該條例在稅基上已違反量能課稅原則。學理上,對財產課稅通常是針對「孳息」,例如:房租、利息等。自住者沒有孳息,只有折舊,因此自住房屋不是稅率高低問題,而是應予免稅的問題;至於出租房屋者,依法應就孳息繳納所得稅,故對該房屋課房屋稅(持有稅),也會有重複課稅之嫌。

退一步言,就算容忍以房價為稅基,我在去年「房屋稅的迷思」一文中即指出,現行評定方法也不適法。房屋稅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是評定房價的法源,其第三款謂地方政府評定房價時可「按房屋所處街道村里商業交通情形」為標準,俗稱為「路段率」,但房屋所座落「路段」之價值,其實早已反映在地價稅上,再次援引,明顯又是重複課稅。更何況同法條後段也明文規定房價的評定應「減除地價部分」,表示立法者已明知房價評定時應排除地段因素,如此矛盾立法已屬可笑,而地方政府又利用「路段」把扣除之地價又加回來,豈不更顯荒唐。

房屋稅的計算是稅基乘以稅率,稅基既有失當,稅率更應「謙卑」。目前條例是規定一.二至五%的範圍,由地方政府決定,自然引發各方諸侯磨刀霍霍,紛紛擬予提高。但錯誤的稅基如再加上過高的稅率,而有侵蝕財產本體之虞時,將又是一個侵害基本人權的違憲議題。台南市喊出毫不謙卑的稅率,恐怕是自以為維護居住正義,反而損壞居住正義的苛政。

房屋稅單紛飛的季節剛過,又驚聞明年稅率繼續攀高,在此呼籲「謙卑」的內閣,應主動聲請釋憲「房屋稅違憲」,或立即修法,秉持房屋稅「不升而要廢,不廢也要降」的原則,至於自用住宅則一律免稅,回歸憲法、土地法的原始精神。財政部部長恐怕又要擔憂稅收減少,其實只要強化稅政,單針對房租收入覈實課徵所得稅即可補回。縣市首長會說所得稅不是地方稅,那就要靠財政收支劃分了。

如果內閣有所猶疑,請所有房屋稅納稅人拿起電話,告訴立委,房屋稅,尤其是自用房屋的房屋稅,是情理法都不容的稅目!


▲TOP 點擊回上方


2016.07.19   聯合報   張金鶚(政大地政系特聘教授、台北市前副市長)

張金鶚:調整房屋稅 現在時機最好


最近房屋稅調整引發不少爭議,有些負面評論,是否誤導?值得釐清。 首先,自住者是否負擔過重無法承受?以稅捐處提供實際案例,在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的十五年卅坪公寓四樓為例,房屋標準單價每平方公尺二二八○元,房屋評定現值為五十二萬四四○○元,乘以一.二%自用房屋稅為六二九三元,約是房價千分之○.二,即便未來標準單價提高一.六倍(事實上按屋齡遞減,提高非常有限),房屋稅也不過上萬元,增加幾千元,這相較該屋歷年平均每年至少幾十萬元以上增值,自住者房屋稅過重無法負擔說法,顯然言過其實。

其次,為保障自住者權益,是否自住者應減免房屋稅?從實務上自住者所占有比例來看,今年剛剛公布五月繳完的房屋稅統計資料顯示,全台持有房產共約八五二萬人中,僅持有一戶約有七五七萬人,占八十九%,然而卻有超過九十九%的人按房屋稅法規定持有三戶皆可為自住,適用一.二%自用優惠。因此,若是自用住宅可減免房屋稅,政府將幾無房屋稅可收取,如此地方公共建設要如何支應?如此公共建設使用分擔又是否合理可行?

第三,台北市房屋稅一次調整幅度是否過高不合理?由於過去房屋造價的標準單價,從民國七十三年至今超過卅年未調整,經過市府委託財稅學者曾巨威等研究,經各界研討共識,考量實際造價與未調整的標準單價,有五倍以上的差距,經模擬分析提出平均調整一.六倍的緩和決議,相對過去長期的不合理,如此漸進方式,未來每三年調整才有可能逐步達到正常水準。

第四,舊有房屋標準單價調整,是否溯及既往不公平?從萬豪酒店老闆抱怨,與萬豪鄰近的美福飯店,只因為比萬豪早八個月拿到使用執照,即可適用卅年前的舊稅基,如此不公平競爭,明顯不當。

如今透過屋齡折舊方式,重新評定合理的標準單價,不但可以減少「一刀切」不公平的爭議,更因新舊房屋均使用公共設施成果,如此調整分擔費用也較為合理。

第五,房屋稅調高阻礙都市更新的推動?從過去各界推動都市更新的經驗來看,都更推動的困境主要是,地主之間和實施者的權益分配談不攏才是問題關鍵,連提供容積獎勵都未必能加速推動,更何況如此微不足道的房屋稅(千分之○.二房價),竟然被有心人士認為影響都更,顯然是不當誤導。

最後,有人認為當前房市不景氣,此時調整房屋稅時機不當?台北市房屋稅調整從一○三年房市景氣高峰開始公告,房市一○四年開始景氣下滑,此時房價仍在相對高點,房屋稅開徵,非自住房屋稅相對提高,促使投資囤房誘因降低,不合理房價也逐漸調降,如此適時發揮臨門一腳的功能,時機似乎再恰當也不過。

每隔三年調整房屋稅主要是為健全地方公共建設,同時讓地方財政自主為目的,這是著眼於合理制度的建立;藉此降低房市的囤積炒作,再透過自住與非自住的稅率差異負擔,減緩財富分配的惡化,降低民怨,如此一舉多得的政策,怎麼誤導當前房屋稅的合理調整變成暴衝式的稅改?值得社會各界深思。


▲TOP 點擊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