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期電子報 - 普立茲克獎建築師改變台灣高爾夫球界美學品味

 

 

 

 

 

 

 

 

普立茲克獎建築師改變台灣高爾夫球界美學品味  
建築是凝練的詩歌Simple is Maximum!  
普立茲克建築大師作品在台灣  
   (點擊進入)  
 
 
   
 
普立茲克獎建築師改變台灣高爾夫球界美學品味
台灣第一座普立茲克建築大師Álvaro Siza操刀球場會館躋身世界建築地標!環顧台灣的高爾夫球場,由Álvaro Siza所設計的台豐高爾夫球場的西薩會館與玉嘉會館,深具劃時代意義!斥資2.5億元打造的西薩會館,已於去年2月啟用,是台灣第一件Siza的作品,成功地將建築與高爾夫球場美麗的地景融為一體,另擬再斥資7.5億元興建的玉嘉會館,設有16間VIP客房,於今年6月21日舉行奠基典禮。
台豐高爾夫球場自然融入地形的地景式建築,將帶給台灣建築界長遠的啟發與影響!更為台灣高爾夫球界帶來全新的「休憩文化」綜合體驗,同時帶動提升台灣運動休閒設施水平,未來更將躋身世界級建築創作地圖之中。
 
 
北海岸山海景觀土地
鄰北海高爾夫球場,海岸線無價景觀,令人心曠神怡
土地面積36公頃,3級坡以下16.83公頃,4級坡12.11公頃,5級坡7.23公頃
鄰近遊艇碼頭,出入近海,如歐美沿海城市,享受奔馳大海的暢快
全攬山海景觀,結合遊艇與球場,適合發展複合休閒life style,亦適合休閒農舍、開發長照機構
 
 
竹科高爾夫球場
約6~7分可抵新竹科學園區
土地面積:81甲,建物面積:2,286坪
營運狀況極佳,含高爾夫球場、招待會所、娛樂和培訓中心
約25分達桃園機場,快速連結國際
最適合國際企業贊助比賽用地,及培訓國際選手
 
 
新竹科學園區住宅開發案
約1~2分可至高爾夫球場,約4~5分可抵新竹科學園區
高爾夫球場週邊規劃美式社區,森林、公園環抱,環境寧靜
園區滿足竹科眷屬的渴望,涵蓋運動、藝文、安親教室等
球場營運狀況極佳,含高爾夫球場、招待會所、娛樂和培訓中心
Club House可做38間的休閒式飯店,也可結合Outlet觀光事業
 
 
北京國際高爾夫球場
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距北京國貿中心僅15分鐘車程
澳洲高爾夫設計師協會主席獨具匠心造就全新27洞球場
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首家以健康休閒為主題的綜合性會館
是北京距市中心最近的球場
富商巨賈、紳士名流休閒、聯誼和洽商的五星級高級會所
 
 
民生社區全新整棟.售後回租
民生社區全新Service Apartment
建物面積:1,423坪,土地面積:365坪
近松山機場、文華東方酒店
地上權土地,售後回租,購入或承租皆可
企業總部、會館和商務中心、坐月子中心、健康管理中心
 
 
宜蘭海洋溫泉酒店
宜蘭東北角國家風景區內,鄰近北關海潮公園
建物面積:4,873.5 坪,土地面積:2,358 坪
共163間房,有4間餐廳與咖啡廳
海洋黃金溫泉,富含豐富鐵礦物質又被稱為「鐵之湯」
SPA館、室內/戶外湯池與湯屋
 
台灣地產買賣  台灣地產租賃 國際地產
Michael 劉陳傳  
M: 0939-555-111     T: 02-3765-5678  
 
 



2017.07.25  編輯:住邦資產管理

普立茲克獎建築師改變台灣高爾夫球界美學品味



建築師Álvaro Siza及Carlos Castanheira擔綱設計的台豐高爾夫球場「西薩會館」。
攝影:Fernando Guerra–ÚLTIMAS REPORTAGENS | FG+SG 照片來源:台豐高爾夫球俱樂部



台灣第一座普立茲克建築大師Álvaro Siza操刀球場會館
環顧台灣的高爾夫球場,由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Álvaro Siza所設計的─台豐高爾夫球場的西薩會館與玉嘉會館,深具劃時代意義!斥資2.5億元打造的西薩會館,已於去年2月啟用,是台灣第一件Siza的作品,成功地將建築與高爾夫球場美麗的地景融為一體,另擬再斥資7.5億元興建的玉嘉會館,設有16間VIP客房,於今年6月21日舉行奠基典禮。

台豐高爾夫球場自然融入地形的地景式建築,將帶給台灣建築界長遠的啟發與影響!更為台灣高爾夫球界帶來全新的「休憩文化」綜合體驗,同時帶動提升台灣運動休閒設施水平,未來更將躋身世界級建築創作地圖之中。

這座位在彰化台豐高爾夫球場的主會館,是台玻集團家族成員們從小到大聯繫情感的核心基地,為紀念台玻集團創辦人林玉嘉董事長,將主會館將命名為「玉嘉會館」。

林伯實表示,在父親薰陶下,他自幼與兄弟一起接觸高爾夫球,至今球齡逾60年,為一圓父子兩代熱愛高球與推動台灣高球運動風潮的理想,並進一步將球場會館設施提升至世界水準,他2010年邀請1992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葡萄牙籍建築大師阿爾瓦羅‧西薩,為球場新會館建築主持會館設計。Siza曾說:「在建築裡,我尋求清晰與簡約,同時也是我最欣賞建築的部分(What I appreciate and look for most in architecture is clarity and simplism.)」。





阿爾瓦羅‧西薩表達他的設計乃從最小的傢具設計涵蓋到建築與環境區域的尺度,以total design的理念貫串整體建案的執行;在台豐球場實地基地勘查的過程中,他親手繪製了大量手稿,將球場基地的地形、光影的變化、周圍的植被、建物間的配置關係,精準地納入設計新會館建築的關鍵記錄中。他從原有的地形、地貌開始切入,延伸到最後的使用行為、與人接觸的感知介面的設計,形成一個完整的體驗,展現了他對完美的堅持與追求。

被問及為何選擇了清水模作為「西薩會館」的主要建材?Siza這麼說:「清水模相當具有美感,不管顏色還是形式都很低調、視覺統一性也強,我要建造的不是一個只能遮風避雨或是擋住太陽的盒子。我希望它感覺像是從土地長出來、好似土地上一部分的一座建築,能夠輕易地融合在當地的景色中,也不會喧賓奪主。我們選擇了木模而不是金屬模,也是希望這件作品能夠充滿更多溫潤的感覺。」





阿爾瓦羅‧西薩在全球的作品,均以極簡優雅的形體構築美感著稱,以勾勒人文與環境相互關係的觀點,將建築量體與地理景觀巧妙融合,形成獨特建築與環境和諧之美。

未來會員球友們在此打球休憩的同時,也將能親臨見證卓越的建築藝術表現。該球場未來不僅會結合文創事業,也提供休閒生活及休閒運動空間。

阿爾瓦羅.西薩(Álvaro Siza)
葡萄牙建築大師阿爾瓦羅.西薩(Álvaro Siza)生於1933年6月25日,1950年代開始建築師生涯,堪稱世界建築的一代宗師,曾獲1992年普立茲克建築獎、2002第13屆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終身成就金獅獎等多項建築大獎。有別於當代將設計細分為工業產品、建築、平面設計等領域,西薩主張建築師不應被單項專業化限制,堅持整體設計(Total Design)理念。西薩的作品常以簡單卻極其優雅的色調與詩意的構築呈現,他對建築尺度的精準控制與對環境的敏銳反映,奠定了其獨特創作基礎。

西薩樸素、極淨的建築語彙與地形緊密的連結,及對地方、人文與歷史的尊重,使其作品散發出一種無法抗拒的張力與生命力。西薩不受時代潮流的影響,自始至終堅持實踐他的創作理念,其卓越的設計能力與謙和低調的處世風格,深受全球建築人的尊敬與肯定。

台豐高爾夫球場
座落於彰化大村的台豐高爾夫球場,由台玻集團創辦人林玉嘉董事長所創立,於1981年開場,迄今已36年。球場位於台灣中部丘陵帶,海拔150公尺,氣候溫暖少雨,溫度在15°C~28°C之間,占地70甲,18洞全長7,558碼,標準桿72;果嶺植比賽Tifeagle草,採用全自動控制定時噴水系統,環境綠草如茵,巨樹成林,球道變化多端,使用球車穿梭其中宛如置身林野山路之中,令人心曠神怡。





目前西薩會館已能滿足高爾夫球場會館的功能,當台豐高爾夫球場新會館(The Taifong Golf Course House)、中途休息站的茶屋(Tea House)與球場大門(Gate House)等已規劃的建築物竣工後,西薩會館則將提供建築或藝文活動使用。





西薩會館清水模的建物稜角分明,開闊的空間和厚實原色的表面,天光投射在空間內,形成了光和影的互動。建築沿坡而建,因此與果嶺同一側僅有一層樓,沿球場入口道路的一側則有四層樓。會館低調地融入高低起伏的地景,然而,有一方小小的結構突出而醒目,這個小前庭外側是清水模,內側是銀色釉彩磁磚,為這棟融入自然的藝術作品提供了一個視覺焦點,磁磚上的圖案更將成為球場的新企業識別標誌。

造訪會館的客人,應會對其空間延展和空間之間的對應關係,以及穿梭變化的功能感到印象深刻。光和影的完美運用下所創造的空間,能讓人抽離球場上的賽事,獲得寧靜。透過大片玻璃望出去,又能即時觀看賽事,融入其中。外部空間的排列則配合高爾夫球運動特有的節奏:等待、熱身、開球、回合結束。





 


▲TOP 點擊回上方


2014.09.17  明潮  編輯:住邦資產管理

建築是凝練的詩歌   Simple is Maximum!






1992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Álvaro Siza,是將葡萄牙當代建築帶往巔峰的代表性人物。5年前受台玻集團總裁兼實聯集團董事長林伯實之邀,首度來到台灣與中國,設計彰化台豐高爾夫球場「西薩會館」(The Siza House)與江蘇淮安「實聯水上大樓」,日前宣告落成。Siza的作品簡淨大雅,像是出落於地景的雕塑,與地景共生。他認為簡單即是無限大(simple is maximum),其建築語彙如同凝練的詩歌,從遠西傳到遠東。



2015年經世界最大建築網站ArchDaily選為該年度全球辦公建築首獎的實聯水上大樓 © Fernando Guerra | FG+SG



熟悉Álvaro Siza的人對他大致有兩個印象:第一,他菸不離手,鍾愛百年老牌Camel駱駝香菸;第二,他總是在畫畫,還特別愛畫馬,手邊一有紙筆,信手拈來就是一幅小畫。他對畫畫的喜好,源於小時候叔叔Joaquim送的第一盒蠟筆。

每天家裡吃過晚飯,家人會圍坐在桌旁,男人讀報,女人編織,叔叔總把他抱在腿上,給他蠟筆和紙,教他畫畫,「我出生在靠近波爾圖的小鎮Matosinhos,那裡人人都會騎馬,叔叔教我畫的第一個動物就是馬。」

建築名家兒時夢
Álvaro Siza的父親是工程師,曾在歌劇院唱男中音。Siza兒時志向是像父親一樣當歌唱家,也曾想當個打火兄弟或設計飛機。「男孩子嘛!總是曾有過一些『發明』夢。」

14歲時,父親帶他到巴塞隆納旅行,看高第的聖家堂和米拉之家。他在夜色朦朧時來到造型奇異的聖家堂,鬼魅氣氛使他生懼;在米拉之家,他注意到高第巧妙地將同樣的設計元素,放在雕塑、門鎖、家具,乃至廳裡各種物件。那是Siza第一次感受到建築的魅力—原來,建築不是只有蓋房子殼,建築語彙的延伸,還能瀰漫到整個居所,令人愛上房子的裡裡外外。

Siza後來就讀Fine Arts of the University of Porto(現為FAUP波爾圖建築學院),該學院改制前,是一間包含繪畫、雕塑、建築的學校,他原想念的是雕塑,想當藝術家。「但是父親為了我的未來著想,要我讀一個能養家活口的系。因為那年代的雕塑家是吃不飽的,被認為是浪人的工作,過著波希米亞式的生活。最後我選擇了建築,而我很高興選擇了它,我非常喜愛。」

康乃馨革命之後
Siza念建築系時,二戰才結束不久。當時葡萄牙由薩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掌權,延續20世紀初的鎖國和軍事獨裁,國內情勢非常保守。Siza解釋直到戰後才開始有少數出版品傳入,如義大利雜誌《Casabella》,讓他看見其他國家的建築師原來不只設計房子,從極小的一根湯匙到極大的摩天樓都是設計範疇。

另外,時任學院總監的Carlos Ramos是第一個將現代主義新思維帶入葡萄牙的建築師,而後傳到Siza的老師Fernando Távora。

1951年,他與Fernando Távora前往英國參加不列顛嘉年華(Festival of Britain),更順道前往芬蘭拜訪Alvar Aalto,國內情勢漸漸開放,除了傳統建築之外,葡萄牙也亟欲發展出自己的「現代主義」,只要不太出格,當時的建築師可以嘗試新的建築手法。

Álvaro Siza早年代表作Boa Nova Tea House(1963)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完成,簡淨素雅的混凝土外觀是現代主義的象徵,原木與磚石等材料則是延續傳統工法建造。

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發生劃時代的康乃馨革命(Revolução dos Cravos),薩拉查政權倒台,社會情勢劇變,一改先前的鎖國,人們可以從事旅行,媒體傳播更開放,建築師能到其他國家做案子、互相交流。因而,Siza得以跨出國境,透過競圖陸續在柏林、荷蘭等地參與設計案。

普立茲克建築獎加持
數十年來,Siza在葡萄牙以外的案子,總能看到Carlos Castanheira的身影。Carlos是Siza的學生、工作夥伴,也身兼翻譯。

「Siza教了我三年,我從學生時代起參與他的設計案,算起來跟著Siza也38年了!」Carlos回憶Siza的課程,最有趣的是在教設計之前,他先教學生怎麼「愛」上建築,「那時他已經開始在歐洲其他國家做案子,也開始旅行,所以他跟我們分享在巴黎、柏林等城市看到的建築,引起我們對建築的熱愛。他認為只要對建築有了愛,就會想要讀它、學習它,然後設計它。」



Álvaro Siza(右)和長年工作夥伴Carlos Castanheira


Siza的求學、工作、生活沒離開過故鄉波爾圖,他在這裡成立事務所,在母校教書,早年案子也多以波爾圖為主。

1987年,哈佛大學建築系教授José Rafael Moneo為他在美國舉辦第一場展覽。1992年,Siza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榮耀,世人對這位葡萄牙建築師才漸有認識,開始探訪他的代表作,如波爾圖建築學院、塞拉維斯當代美術館(Serralves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聖瑪利亞教堂(Santa Maria Church)、里斯本世界博覽會葡萄牙館、巴西伊貝拉基金會展示館(Iberê Camargo Foundation)等。Siza擅用石材、白色混凝土、原木等材質,塑造清新秀雅的空間質感;他的建築總是和周遭景觀共生,宛如出落於地景的雕塑品。

全世界最young的建築師
然而,Carlos對於建築圈評論Siza掀起「Álvaro Siza Modernism」或「poetic Modernism」並不認同,他認為Siza是將葡萄牙當代建築帶往巔峰的代表人物,但他不是現代主義建築師,他做的是當代建築(contemporary architecture),「他的作品延續現代主義的精神,但又與時俱進,融合各地的文化感和地景。」Siza先後在荷蘭、德國、法國、阿根廷、巴西、韓國做案子,十分享受不同的文化和刺激,幫助他打開視野。

Carlos說得直接:「他是一等一的建築師!他沒有『固定範本』,如果以料理來比喻,Siza是個沒有食譜的大廚。數十年來和他一起工作,每個案子都有新經驗,非常新鮮。他童心未泯,好奇心旺盛,好像從沒有老過,心裡永遠是個孩子。在台灣,每次和他在街道上散步,他都在學習,對街道上的一切充滿好奇。上個月我在義大利擔任一場講座的引言人,我這麼介紹他出場:『各位先生女士,讓我們歡迎全世界最『young』的建築師Álvaro Siza!』」

簡單即是無限大
Siza的建築語彙散發簡潔、祥和的靈光。有人形容為極簡主義(Minimalism),然而Siza並不同意,與其說是極簡,他認為應該是「簡淨」(simplicity),「極簡主義是減法、削去法,simplicity意味你必須更深入地去研究。某一程度而言,簡單即是無限大(simple is maximum),就像詩。我很喜歡讀詩,因為詩學是精煉的語言,在一首詩裡,你很難更動任何一個字眼。」

Siza自嘲英文說得極差,電腦新科技則「太晚」進入他的辦公室,他學不會,所以還是用手畫、對著模型思考比例,然而他樂見事務所裡有許多「鋼琴手」,年輕建築師在接收他的草圖之後,每天用電腦「彈鋼琴」。

新科技確實增加效率、縮短工作時程,但Siza堅信好的建築師總是慢工出細活(A good architect works slowly),因此拒絕在萬樓爭高的杜拜做案子。他需要思考,需要研讀,喜歡慢慢來,在第一次接觸案子時,一定要在基地好好溜達(stroll),接受地景、草木、風向、日光給予他的感受,「我的草圖都是直覺性的筆觸,畫出我對基地的感覺和初步想法,而後慢慢加入空間機能。」





他曾說「建築是一個整體(architecture as a whole)。」因而在Siza諸多案子裡,除了建築,他也設計椅子、地毯、磁磚、燈具,有時也會手癢做幾件雕塑。

近年葡萄牙由於金融海嘯之故,經濟大受影響,許多年輕建築師紛紛遠走他國如南美、南非、東亞尋找機會,Siza事務所目前也是國外案子多、葡萄牙案子少。

在完成西薩會館與實聯水上大樓之後,接下來在寧波、杭州、淮安等地,還有美術館、別墅等新案等著他們。「葡萄牙人16世紀坐船來到亞洲,現在我們改坐飛機。」Siza笑著說。

回看人生
從遠西到遠東,馬不停蹄;而同時,這位85歲的爺爺級建築師已經在準備回看人生了。

他的回看,除了整理過去的自己,也欲把對建築的熱情傳遞給往後的世代。

今年7月23日,Siza慎重地發表個人聲明,宣布要把執業以來的所有檔案(Álvaro Siza Archives),包括草圖、手稿、書信、設計圖、模型等捐贈給三個單位:葡萄牙古本江基金會(Fundação Calouste Gulbenkian)、塞拉維斯基金會(Fundação de Serralves),以及位於蒙特婁的加拿大建築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簡稱CCA)。

CCA以珍藏Peter Eisenman、Aldo Rossi、James Stirling等知名建築師的檔案著稱,自1979年創建以來,已成為國際上引領建築展覽、研究、傳播的重要單位。Siza期待自己長年執業所留下來的檔案,能為大眾所使用,未來他的檔案庫將由CCA做主導,串聯其他兩個組織,做進一步的管理規劃,「在葡萄牙,建築圈的檔案一直都沒有被有效的管理,這是我們的問題,使得建築師無從檢視以前的資料。但是檔案庫意味著追尋過去、延續以及革新。我看到建築圈未來的需求,因此有了這個想法——是時候好好『照顧』我們的檔案了。」

原先,Siza決定將檔案全數捐給CCA,消息一傳開,立刻引起廣大爭論,「經過再三考量和篩選,我決定將大部分檔案捐給CCA,部分檔案留在葡萄牙。這是個雲端的時代,因此檔案的『實體』是否得落在同一個地方,沒有那麼重要。如果這三個單位合作順利,任何人都可以透過網路查閱我的檔案庫。」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Siza不會退休的。」Carlos說得斬釘截鐵,「他太熱愛建築,愛他的工作,愛畫畫,愛做雕塑,喜愛創造讓人感覺舒服的空間,他從工作過程得到成就感。巴西建築師Oscar Niemeyer(1907-2012)到100歲還在工作,我相信Siza也是一樣,他會一直做建築,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談到給青年建築師的建議,Siza希望年輕人勇敢做自己(To be yourself),只有做自己,才能在建築領域做好事情,設計才會有動力。

想來世界上各大建築獎、貢獻獎、終身成就獎,Siza都領過了。他從沒想過普立茲克獎會來到他的手中,也不曾以之為夢想,「我相信普立茲克獎是頒給所謂『好』的建築師。然而,世界上好的建築師有上千上萬個,我只是剛好被看到了而已。」







▲TOP 點擊回上方


2017.07.25  欣傳媒、明日誌  編輯:住邦資產管理

普立茲克建築大師作品在台灣


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一年一度由凱悅基金會頒發,以表揚「在世建築師,其建築作品展現了其天賦、遠見與奉獻等特質的交融,並透過建築藝術,立下對人道與建築環境延續且意義重大的貢獻」。獎項1979年由傑.普立茲克與其妻子辛蒂設立,並由普立茲克家族提供資金;它被公認是全球最主要的建築獎項之一,有「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的美譽。 近年來台灣的建築發展,在經歷921大地震之後的「新校園運動」以及結合產官學的「宜蘭厝」及「宜蘭經驗」之後,邁向另一個高峰,間接提升了台灣建築的設計品質與空間美感。政府部門為標榜政績,以「國際競圖」的名義引入了許多國外普立茲克建築獎得獎建築師來台提案徵選,在此先撇開其背後的政治目的,這些作品陸續完工後,實也開啟了另一波的「台灣世界級」建築潮流,在此就簡單匯集近年陸續完工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得獎建築師的作品,帶領大家一窺別具新意的空間美學:




國內首座安藤忠雄的建築作品:亞洲大學亞洲現代美術館
從位吉長屋、淡路夢舞台、德國朗根基金會美術館(Museum der Langen)等建築作品後,安藤忠雄先生於2013年在台灣完成了第一棟建築作品。這個作品為台灣建築業起了不小的漣漪,激起人們對此館的好奇,引領企盼想一探究竟。相信親自造訪必能感受到這作品所帶給人們的感動與震撼,就如同安藤忠雄所說的:「一棟好建築,要精彩十年。」

對建築而言,三角形的建築非常困難,但安藤卻於近幾年實踐三角量體的建築物,此館以三個角度錯落的三角量體作為設計概念。從選水泥、石頭、模版、決定施工師傅等每一個環節都得完全確認後才往下施作。這棟建築共分為三個樓層,包含展場、設備與公共空間,安藤將正三角形的平面分割成三層,因為錯落堆疊的關係產生了無數個三角形。








因此在三個三角形樓層疊合的中央地帶,留下如天井般的空間與採光,讓雨水直接落下,這是多麼詩意又大膽的設計,也因此有許多人到了三樓空間時,站在大片玻璃前望著天井般的空間而久佇多時,又或是來到挑高的梯間空間,為了仰頭而上的三角藍天而感動不已。




伊東豊雄—台中國家歌劇院
位於台中市西屯區七期重劃區內的台中國家歌劇院,由日本建築師伊東豊雄(Toyo Ito)設計,其將提供多元化演藝團體表演及成長的空間,園區內集結音樂、戲劇、生活、休閒、文化、觀光機能,未來可結合周邊商圈,帶動經濟繁榮,也可以和台中各文化設施,如自然科學博物館、國立美術館、洲際棒球場、圓滿戶外劇場等單位,充份發揮文化旗艦的功能,使台中市成為台灣最佳文化景點之一。





本建築的設計概念「美聲涵洞(Sound Cave)」,其建築外觀扭曲古怪,內部空間牆體多變,建設工程複雜困難,施工過程有請國際媒體Discovery頻道拍攝紀錄,這座前衛的建築幾可媲美世界建築奇蹟!伊東豊雄不執著於線性或曲面建築,思維從常規幾何學跨越到機械式美學,再轉向電子美學,運用鋁板、玻璃等材料表現建築的輕盈、穿透感,使自然的光與風結合數位電子媒體的流動,形成獨樹一幟的語彙。




伊東豊雄—臺灣大學「辜振甫先生紀念圖書館」
當綠林遇見書林,那是多麼美好的面貌啊!日本建築師伊東豊雄為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所設計的「辜振甫先生紀念圖書館」,就能讓人深刻感受到自然於生活流動的特別體驗。建築於 2013 年完工,使用特級清水混凝土工法、與 88 根立柱形而上似雲似荷的造型屋頂素雅、別緻,實現人與自然共生的願景。




伊東豊雄—誠品松菸店
每逢周末,總成為台北人群聚、休憩地點之一的松山文創園區,園區內的「誠品松菸店」主建築體就是由建築大師伊東豊雄所設計的作品,融合舊菸場風華和新設計的活力,他成功創造空間和自然互動的佳話。建築採圓弧形階層式設計,容納商場、電影院、音樂廳的使用機能,2013年完工後,成為城市生活的精神食糧與休憩放鬆的複合空間。




貝聿銘、陳其寬—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
台中西屯區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落成於1963年,出自著名美國華裔建築師貝聿銘和台灣建築師陳其寬之手,設計以四片雙曲面薄殼結構組成,由屋脊和前後玻璃引入光源,日夜皆美讓人流連忘返。此作品是為台灣建築史上的雋永經典,也陪伴歷屆東海人的成長記憶。




丹下健三在台灣的第一件建築作品
於1967年所建造的淡水八里「聖心女中修道院」,是日本建築師丹下健三在台灣的第一件建築作品,因其船狀造型被暱稱為「船屋」。長廊到修道院主體,延路鋪滿石子,象徵寬心、靜心之意;空間充滿粗獷主義風格的元素和幾何構圖的細節之美,為修道院增添聖潔氣息。





近看這幢現在看來仍非常現代化的修道院,外觀以洗石子、鋼材及白牆所構成。主建築體和階梯、樓層間的高低及垂直比例優美,從建築內外任何端景看去皆能欣賞到與眾不同的美感。




坂茂—南投埔里「紙教堂」
1995年阪神大地震重創日本神戶市長田區,為替當地盡一份心力,建築大師坂茂提議設計一處「紙教堂」,成為當地社區重建、集會、救難等匯集之地。這間象徵愛與希望的建築,10 年後漂洋過海來到台灣南投,於2008年921大地震 9 週年的前夕開放,成為兩國間於社區營造及地震社區重建的交流平台。

坂茂最為建築界稱道的,是以日常生活可得的材料當建材,如紙筒、包裝材料、竹子、織物、紙板,還有再生紙纖維和塑料等複合材料,參與救援工作,如常用的硬紙管,一來取材容易、價格低廉、便於運輸、安裝和拆卸,且可防水、防火和循環利用,這樣的構想來自在日本成長經歷養成不浪費材料的信念。

普立茲克建築獎評審團讚揚:「其他建築師認為在戰區和災區蓋房子挑戰太大,但坂茂卻不吝付出行動,讓世界變成更好的地方。」

 


▲TOP 點擊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