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藏頁面(0)

首席設計師:認識重新打造白宮室內空間的大師

2021.01.29 Luxury Defined 編譯: 住邦佳士得國際資產

曾為美國前總統歐巴馬重新設計白宮的著名設計師麥可爾 · 史密斯(Michael S. Smith)與我們分享他如何為總統打造一個如住家般舒適的白宮。

許多設計師會告訴,他們的委託透過客戶的耳相傳與介紹而來。但能挑大樑設計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賓夕法尼亞大道1600號,著實充滿緣分的推薦本次我們邀請到了邁克爾·史密斯(Michael S. Smith,為我們解析他如何為白宮進行內部的裝修與設計同時也分享他最近出版的《設計歷史:歐巴馬白宮的非凡藝術與風格》一書中一些精彩的細節。

 

《設計歷史:歐巴馬白宮的非凡藝術與風格》以米雪兒·奧巴馬和邁克爾·史密斯的前言為特色,與巴拉克·奧巴馬合影。“這個委託案為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讓我就此展開了對政治和外交的理解。”史密斯說。圖片:皮特·索扎(Pete Souza)

問:白宮的設計委託案的來由為何

答:當時的新上任的白宮社交秘書德西蕾·羅傑斯(Desirée Rogers)居住在芝加哥的一幢美麗建築中,我的一位客戶是鄰居當時我與我的客戶天馬行空地聊著歐巴馬總統所居住的白宮應有的模樣、歐巴馬一家其團隊的價值觀應該如何在室內設計中反映出來其中以包容性和多樣性最為重要然後我的客戶說「哦,我有個工作介紹給你。」

「說來奇怪,但我真的並不緊張。相對來說,大量龐大的工作量和我自己不想犯錯的渴望不能容忍犯錯的信念讓我更難以承受招架不住。」

 

我剛開始以為這只是個玩笑,還不知道這次的聊天會在之後產生怎樣的連鎖反應。幾週後到了11月,我在牙買加的海灘上接到一個電話,說歐巴馬夫婦有興趣與我交談。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暖黃色的橢圓形房間,高聳的天花板,展出被白宮所收藏的保羅·塞尚和丹尼爾‧賈博的畫作,以及史密森尼博物館的古董玩具。圖片:Michael Mundy

問:您如何著手進行本次的白宮委託案?

答:白宮向來的傳統是在就職典禮當天,新任總統開始接任時,卸任總統及新任總統會在白宮的一個房間裡一起享用咖啡。接著他們倆會分別前往就職典禮,卸任總統將最後一次乘坐空軍一號離開。有趣的是,由於只有在職總統才能乘坐「空軍一號」,所以卸任總統的此次航班不稱為「空軍一號」,而被稱為「總統航班」。

也因此,白宮的設計師必須利用當日上午11:00到下午3:00這短短的時間來了解未來所要設計的空間。雖然我們很幸運地獲得一點點多餘的時間,但是我在之前未曾造訪白宮的上面樓層或任何私人居住空間。白宮會給你提供許多相關的內容與圖像資訊、數據、訊息、計劃與照片,而你必須從中進行研究。

抽象畫大師肖恩·斯庫利Sean Scully)的ONEONEZERONINE RED白宮的家庭起居室中展示),而喬治··希利(George PA Healy)的《和平使者》(The Peacemakers掛在最重要的位置遠處的私人餐廳牆壁上。圖片:Michael Mundy

問:請告訴我們更多有關您如何在白宮私人住宅的設計中,反映奧巴馬總統團隊所傳遞的價值觀與訊息。

答:小布希總統卸任時留下了整齊且井然有序的空間。我認為我所能做的其中一件事,是為了去借取當代繪畫來裝飾屋內空間。我知道這麼做自由度很高,而且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我知道,引進這些藝術品(例如從著名的博物館和畫廊借來的肖恩·斯庫利和抽象主義大師漢斯·霍夫曼的作品)能讓白宮產生一種不同的感覺。舉例來說,將抽象繪作品放入漂亮的傳統室內裝飾和建築中,會使它整體感覺更年輕、更新鮮且更多樣化。

問:您是否會對於這次的委託感到緊張?

答:說來奇怪,但我真的不緊張。相對來說,龐大的工作量和我自己不能容忍犯錯的信念讓我更招架不住。我認為我在室內設計的已經具有充分歷練,能很清楚地知道在非常有限的時間內完成任務所需付出艱鉅的努力。當溝通與實地拜訪的權利都有所限制時,對於這樣的工作情況,你必須事先計劃好方式,確保進出時都有攜帶安全許可證,讓所有事情都有條不紊。這就像在瓶子裡建造一艘船,必須以計劃為導向。我對於要付出的努力有所認知且謹慎以待,但並不真正害怕這份工作本身。

在主臥室可以俯瞰著廣闊的南草坪,那裡有19世紀初期的美式四柱床,上面舖有生絲頂篷、窗簾和掛布。圖片:Michael Mundy

問:是否由於歐巴馬夫妻的特殊性,而在設計上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層面?

答:他們夫妻確實有特殊的魅力,其中包括他們為對方化解恐懼心態的能力。你不會感到害怕,也不會被設計過程中的壓力給淹沒。他們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消除這種反應,讓你能專注於工作之上。這是歐巴馬夫婦的重要特點:他們有著溫暖和真誠的同理心。

「將抽象繪畫帶入白宮的傳統室內設計空間,使其白宮感覺更年輕,更新鮮,更多樣化。」

問:那麼關於工作的時間範圍呢?

答:我盡量縮短簡短工作時程,希望能讓歐巴馬總統一家人能儘早適應新空間並感到舒適。從1月底的就職典禮時,我們從零開始,盡可能地著手運作,在六到七個月內,我們幾乎完成了所有工作。

在設計完成後,中央大廳裏,漢斯·霍夫曼(Hans Hofmann)的《藍色斷奏曲》(Staccato in Blue)陳列在遠處的牆上,而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的《白線》懸掛在前台,兩者都是從國家美術館借來的。

問:白宮本身有什麼令您驚訝的地方嗎?

答:有的,你可以看到許多關於白宮的圖像,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卻是位於樓上的房間天花板有多高。這聽起來或許有點傻氣,但這些確實使得日後的設計有所調整。因為一般狀況下不會意識到即使樓上房間的規模相對普遍,但它們的高度相當驚人,而這些細節是我從照片中無法分辨的,也是我第一次著手設計時從未預料到的。

另一個意料外的事,很大一部分是關於總統夫人米雪兒·奧巴馬(Michelle Obama)對於自身生活的願景。打從一開始,奧巴馬夫人就想讓白宮成為她與家人、孩子們的私人居所。他們夫婦要在這裡盡可能過上正常的生活。我認為這個想法已被證明是一個絕妙的巧思,因為這使得她能和她的孩子的生活擁有一定程度的私密性和日常性。

Scroll to Top

What's the password?

Login to your account